机关文化

当前位置:首页
>> 文化宣传 >> 机关文化
 
我的威海“香气四溢”

发布日期:2017-05-16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威海市机关工委字号:[ ]


我爱吃。从小,只有“好吃的”这个词语能勾起我的欲望,只有“吃好吃的”这个动作能让我从肉体到灵魂都得到真正的满足。以前,词语没有现在这么丰富,那时候,长辈们叫我 “馋猫子”,现在我被叫做“吃货”。味千拉面有一句广告词,我觉得说得特别好,把我对吃的感觉刻画的淋漓尽致——这一碗,让我的心好满。呵呵。

我出生在80年代初,我们就是那一拨将被记入史册的“独生子女”。当时的一些文字,总是说我们这拨人是多么的幸福,不愁吃、不愁穿的,一个个都是家里的小皇帝、小公主,其实有点言过其实。我们那时候可能是不会饿肚子,但是物质上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。社会还处在计划经济的尾巴上,家里还在用着粮票。所以,你说你想要漂亮衣服、玩具这一类的“奢侈品”,大人一般不会满足你,但是,你说你饿了想吃点什么,家里还是供的起的。隔三差五的,在大人们心情好的时候,提个吃什么的要求,还是能成功的,这就直接导致了我们那拨人里出了好多“吃货”。

90年,我应该上一年级,但是我没上,因为我们家住在现在威海市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的地盘上,在现在的山东大学那周边,没有小学。后来,通过父母的单位才联系去了鲸园小学。早上,我要5点起床,5点半准时上班车,在路上颠簸1个半小时才能到学校。那时候的路真的很难走,哪里有什么沥青路,都是土路、石子路,路上也没有路灯,没有月亮的日子,那真是黑乎乎的,伸手不见五指,连个鬼都看不见。开班车的司机师傅是位阿姨,我现在想想她应该也很害怕,所以我们在路上不停地说话,以至于长时间的沟通交流使我们成了一对忘年交。今天,坐上动车,一个半小时都能到青岛了,真的不可同日而语。

那时候,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,商店还多是国营的,再加上我住的地方比较偏僻,没有可以买东西的地方,大家都是自己种着吃,我们家种过蔬菜、花生、草莓和蓖麻。蔬菜和花生种的多,草莓种的少,因为那时候没有大棚技术,产量很小,收获的时候,吃一顿就没了。但是草莓很够味,咬在嘴里沁人心脾,所以让我很惦念。我记得,那时候学校学了一篇课文,叫《落花生》,是告诉我们做人要像花生一样,虽然不好看,但是很有用。可是,这一点也没有增加我对花生的崇敬,我还是提出了把地里全种上草莓的要求,大人们一笑了之。可见,古人说“仓禀实而知礼节”是多么的正确。肉,就要等集市了,因为属于奢侈品,所以也不大买的,初一、十五的毕家疃大集,据说热闹非凡,但是家里只有一辆交通工具——凤凰牌自行车,自然是轮不到我的。关于肉,还有一个让我悲伤无比的故事。舅舅出去打野狗,结果误打了自己家养的大黄狗,大黄是我最好的伙伴,我拒绝吃他的肉,这是我在吃上做的最有气节的一件事。多年后,读鲁迅先生的《狂人日记》,心里阵阵发寒。贫穷,真的很可怕!

94年,生活好像在一瞬间变好了,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的喜悦。各种烧烤店,拉面馆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极大的丰富了人们的口腹。小伙伴乒乓球比赛得了50元的奖金,请我吃烧烤,我们像大人一样坐在烧烤摊上说来20根精肉、20根花肉,卖烧烤的大叔没有因为我们是小孩子就区别对待,热情的接待了我们,我还主动去买了汽水。那一天,我突然对金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在人际交往上也有了醍醐灌顶般的顿悟。没有人告诉我你应该去买汽水,可是我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去了,第一次主动的支配了金钱。这是物质的丰富带来的生理上的成熟,更是物质的丰富所带来的精神上的觉悟。

95年,市场经济已经风生水起了,糖酒站超级市场(家家悦)开业了,日用品琳琅满目,幸福的生活让大家渐渐遗忘了那些年我们贫乏的生活。我浪费食物的时候,姥姥会教育我“不要自来红,要改造红”,还说我“马克思主义手电筒,照亮了别人,照不到自己”。以前,每到这个时候只有我自己笑,现在,连爸爸妈妈都会觉得姥姥迂腐了,我们已经有了可以浪费的能力。外地来威海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,在现在的威高广场的位置上形成了一大片的自由市场,他们带来了牛仔裤、红色的小呢礼帽,并迅速的流行开来。我不在乎这些东西,对我来说,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是我生平第一次吃上了冰淇淋。“桑尼冰屋”——威海的第一家冰淇淋店,一个很洋范的名字。冰棍摊上最贵的小雪人冰糕卖3毛钱一根,桑尼冰屋的一个冰淇淋球卖1块5。公园一角静谧的小屋,凉爽的空气像乡间的晨雾,沁入鼻息。人们小声地、细细地交谈着。汽水机发出“汩汩”的声音,缓慢地冒着泡泡,半天才一个,徐徐地上浮,心跳也随着这泡泡渐渐地慢了下来。急功近利不得长久,是丰富的物质为我们创造了条件,让我们停下了急促的脚步,到咖啡馆、到西餐厅、到书店,找时间,坐下来,去思考,去脱离物质,去感受精神层面的愉悦。

97年,香港回归了,马路上到处都是庆贺回归的标识,电视里天天都是关于回归的报导,连历史课的重点都变成了香港回归的意义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自豪的喜悦。我也挂着笑,因为这一年,肯德基和平路餐厅开业啦!终于知道老外在吃什么了,见识了真正的hamburger,还喝到了chocolate ,我的小威海也开始和国际接轨了。与此同时,因为已经和韩国的丽水市成为了友好城市,许多韩国人来到威海生活和工作,他们带来了韩式料理、韩式洗浴和韩国文化,大街上随处可见韩国文字,连路边烤地瓜的炉子也概莫能外。各种语言培训机构也火热起来,人们对未来有了新的思考,视野也逐渐开阔。

进入2000年,时间像坐上了高速列车,快的让你抓不住,威海的城市建设日新月异。我只是准备了一场高考,威海的整个海岸线就变成了公园。当时,市政将很多雕塑的画稿放到我们学校征求意见,虽然,我们只是一名学生,但是这种尊重让我们产生了主人翁的自豪感,威海是我家,美丽靠大家,我和同学们慎重的投下了自己宝贵的一票。公园里种了品种繁复的花草,人们的精神生活变得丰富起来,威海的空气里开始弥漫着另一种“香气”。散步的、健身的、嬉戏的、谈情说爱的,到处都是欢歌笑语,生活平凡而有意义。小平同志说“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国家,不但要有高度的物质文明,而且要有高度的精神文明”。物质生活丰富的同时,如何更好地为精神生活创造条件是更重要的课题。这一点,我们的政府做的很好,而且越来越好。我的孩子在一天天地长大,他的生活让我羡慕,典藏丰富的图书馆、多功能的科技馆、大剧院,还有美丽的校园、安全地校车,他健康茁壮地成长着,享受着新社会带来的一切便利。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说:“无论脚步走多远,在人们脑海中,只有故乡的味道熟悉而顽固,它就像一个味觉定位系统,一头锁定了千里之外的异地,另一头则永远牵绊着记忆深处的故乡。”故乡的美食牵引着我们,故乡的精神更让我们难忘。我们有召文台的历史,威海曾是一个文人雅士汇集的地方,我们是知识分子的后代,我们的方言里有着岁月和时间也不能抹掉的大量书面语。即使是现代化的今天,我们的身上仍然保留着读书人的礼仪,遵守交通规则、公交车上让座、不乱扔纸屑、尊老爱幼等等,我们一直做的很好。文明,时刻在我们的血液里流淌着。

餐厅里,一个小女孩用方言奶声奶气地说:“妈妈,我要调羹。”听到“调羹”两个字,我的心里阵阵激动,我们的文明还在传承,我们的精神还在延续。面汤已经上桌,热气扑面而来,混合着人们面庞上的奕奕神采,一种全新的“香气”四溢开来。


威海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  吴晨
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