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教育

当前位置:首页
>> 文化宣传 >> 党员教育
 
谷牧旧居瞻仰记

发布日期:2016-03-31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威海市机关工委字号:[ ]


冬意阑珊,乍暖还寒。早8时许,党史研究室同事一行四人,驱车百余公里,赶赴石岛管理区宁津街道办东墩村谷牧旧居瞻仰学习。

观瞻旧居之愿,源在前年,今天得以成行,格外激动开心。

聊谈间,车抵荣成。在荣成党史委鞠永军主任等同仁的陪同下,我们见到了东墩村东南一角。时值大雾,不能俯瞰村貌,诚可惜也!

东墩,典型的海边渔村,现有510户人家。石子成路,街道井然。自然灰色的石房、闪亮的海草、敦厚的大石臼、墙壁镶嵌的拴马石,无言地述说着村庄史。据《荣成县志》记载,明朝嘉靖年间(公元1522-1566),始祖刘宝由文登高村迁徙此处定居,以烟墩及其方位而得其村名。该村除一户外,全是刘氏本家。

在旧居,我们感受到谷老乡邻的盛情。镇村干部、街坊四邻都早早地聚集在旧居门口。朴实的沧桑笑脸,亲切的方言问候,我们如沐春风,到家了!

在大门口,举办了简洁的授牌仪式,宁津街道办洪加跃书记、村党支部刘书联书记庄重地接受“山东省党史教育基地”牌匾。随后大家将牌匾悬挂在旧居门侧的醒目处。在场的人们,纷纷拍下这珍贵的一幕。

随后,我们跟随讲解员舒缓深情的讲解,瞻仰旧居。

2014年,在谷老诞辰100周年之时,旧居经过修缮布展,于9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。

旧居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宏伟,甚至有些低矮逼仄。外观看,这实在是一处极普通、不过家境殷实的渔家院落,没有多少特别的地方。就是在这样的小院落里,诞生了一位著名的共和国副总理。

旧居系清朝嘉庆年间(公元1796-1820)所建,距今已有200余年历史。四合院式海草房,典型的胶东传统民居建筑风格,占地408平方米,南北两个宅院,共20间。

北院复原了谷老少年时代读书和生活的场景,陈列着谷老当年生活用过的桌椅、农具等物品;南院设立了谷老生平事迹展览室,分“为了新中国的诞生”、“走上经济建设领导岗位”、“改革开放的开拓者”和“乡情亲情友情”四部分,展示了谷老各个历史时期的光辉业绩,陈列着谷老遗物、子女及亲属捐赠的纪念品。

旧居用详实的文字解说及系列珍贵的照片和实物,展现了谷老为党、为国家、为人民鞠躬尽瘁的爱国主义精神,展示了他正直严谨的作风、平易近人的态度和心系家乡的情怀。

在瞻仰旧居的过程中,街道办的负责人、东墩村的新老书记、众乡亲、解说员,给我们谈起许多谷牧的往事、遗物的来历、旧居的变迁、小院里发生的种种故事。

个个故事、件件遗物,展现着谷老波澜不凡的一生。

谷牧原名刘家语,1914年9月28日出生于东墩,父亲刘传典,母亲王竹,兄妹5人,他排行老大。曾就读于凤山小学、山东七乡师。1931年谷牧离开家乡投身革命,转战多地,参加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是中国经济建设战线的杰出领导人、改革开放政策的主要决策者和实践者之一,为了祖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。2009年11月6日,在京病逝,享年96岁。

有句大家形成共识、耳熟能详的话:邓小平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,谷牧是改革开放的总工程师,也有别样的说法:谷牧是改革开放的操盘手、指挥员!

1979年6月,谷牧率团访问日本,将第一批日元贷款的四个项目敲定下来。此时,在北京家中,谷老的老娘从电视新闻上看到儿子访日的消息,大光其火,她用拐棍儿敲着地板连声责骂儿子是“汉奸”!时光流过,这段往事早已成为了笑谈。

谷老曾深有感触地说,办特区,认识并不统一,议论很多,很敏感。“我是准备让人家‘火烧赵家楼’的。”

“看似寻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却艰辛”。这是对广东改革开放先走一步创办经济特区历程的精炼浓缩,也是谷老一路艰辛走来的内心写照。

叶剑英当时曾谷牧说:谷牧你懂经济,搞特区我放心。”邓小平断言:“抓对外开放要靠明白人。”诚哉斯言!

据与谷老打过交道的威海市政协原副主席隋贵廷回忆,谷牧特别欣赏竹子,在院子里种了很多。

有一次,谷牧一边看竹,一边对隋贵廷说:“苏轼曾说过,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呀!对我来说也是如此。”

竹子与松和梅一样,本为自然界一种普通的植物,原没有人类所具备的感情,但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常常赋情于物,以物喻人,把物人格化,所以就将松梅竹比成“岁寒三友”以示人的高洁品格。

曾有位作者这样写竹:竹本固,不见异思迁;竹性直,不趋炎附势;竹心空,不刚愎狭隘;竹节贞,不改志向,竹是君子的化身。谷老以苏轼诗自喻,表达了他对有气节人格的向往。

这位从东墩村走出的国家领导人,不仅为祖国、为人民做出了卓越贡献,同时,他以毕生竹子般凛然气节的政治家形象,为国人所景仰。

我常想,虽然同为领导者在政界做事,政治家与政客真是有天壤之别:政治家信仰崇高,为国为民,政客汲汲富贵,为私为己;政治家光明磊落,品性坚毅,政客八面玲珑,看风使舵;政治家高瞻远瞩,运筹帷幄,政客鼠目寸光,患得患失;政治家实事求是,知行合一,政客表里不一,夸夸其谈。两相比较,岂可同日而语呢!

中国人,有敬仰大人物的历史传统,尤其是对出自家乡的卓越人物如政治家、发明家、大学者,更是引为无上的光荣。其基本原因在于,人生在世,总是想有所建树而不愿碌碌无为,那么这些人物就成为平凡人为人处事的灯塔和楷模,也许那还是一种不自觉的潜意识。

笔者的老家在冀鲁交界的京杭大运河畔,方圆四五十里内出了两位名人:张自忠、季羡林。成长的过程耳濡目染,他们的德言功“三不朽”就渐渐烙印在脑瓜儿里。年轻时不知天高地厚,甚至攥着小拳头暗下决心,以“文当羡林,武必自忠”自期。现如今,已过知天命之年,想当初的豪言壮语,虽言犹在耳,未免幼稚,但笔者依然庆幸的是,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总是好的。因常常仰望,不时思考,于了解把握生活目的和人生价值,于仰而思俯而学立而行,仍然是有所裨益的。

尽管从法律、公民身份角度讲,人是平等的,但是由于每个人的作为不同,人格高下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。一个人是否受社会尊重,事业成败固然非常重要,可一旦丢了人格,才是丢了一切。谷老的赏竹之言不仅是表明心迹志向,同时是在语重心长地寄厚望于后来者的。

作为谷老的家乡人,我们以他为荣,脸上有光。高山仰止,见贤思齐,我们愿意像他那样,做个具有松竹般品格的人。

回来的路上,云雾渐渐消散,旧居也渐行渐远了。而我的眼前,谷老,连同旧居的影像,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高大! 

(党史室 张修成)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